当前位置: 首页>>学科教研>>综合教研
梧桐叶下潇潇雨 仰取俯拾满载归——南京行

添加日期:2016-05-25  来源: 作者:hetw   点击数:6195   【收藏本页】  【字体:
 

梧桐叶下潇潇雨 仰取俯拾满载归——南京行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有一座城市,它,背倚钟山,怀抱大江,十朝都会,人杰地灵。宋朝王安石曾有诗赞道:“自古帝王州,郁郁葱葱佳气浮”。对,这就是南京。这个屹立在长江之畔、历经风雨的沧桑古城。晋代的“桃叶渡”、东吴的“石头城”、明朝的“城墙”、浆声灯影缓缓流淌的秦淮河、太平军的“天王府”、中华民国的“建筑群”,不仅述说着六千年悠久的历史,见证着南京城的历史变迁,也增添了南京城古往今来的不朽文明。

    非常感谢学校,让我有机会第二次踏入这座文明古城。六天的培训,正如这座城市孕育的气势磅礴的文化一样,让我受益匪浅。当代南京,培育和汇聚了太多的杰出人才,就连这次为我们培训讲座的也都是南京赫赫有名的教育引领者。

王军,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,全国首届创新校长,南京市首届陶行知奖获得者。丁玉祥,江苏省教科研先进个人,江苏省首届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先进个人,省课程物理新课程改革教材实验先进个人,个人参加国家级课题两项,主持省级教育规划重点课题两项,出版个人专著一本。何继刚,扬州大学附属中学副校长,江苏省数学特级教师,江苏省教育督导团专家组成员,扬州大学兼职硕士研究生指导教师。杨启亮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课程与教学论专业学科带头人,博士生导师,近五年发表学术论文70多篇,其中核心期刊40余篇、权威期刊12篇,科研成果获省政府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。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。从上简单的介绍中,我们也可感受到此次培训的气场

果不其然,各位专家带来了各自研究领域中最前沿的理论与经验,讲演的风格也炯然不同。王军教授慷慨激昂,从无根无据的大、小学科之分,到现代教育的功利性、片面性;从评“三好”学生的事例到劳技课程的转变,既阐述了王教授的教育理念,也表达了他的治学观念。在两个半小时的讲演中,王教授没有一刻是坐着的,甚至没有喝一口水,整个讲演正如他的做事风格一样“严精细实,雷厉风行”,一气呵成。而丁老师和何老师则是气宇轩昂。他们从十年课改的成果与问题为切入点,阐述了后课改将要关注的教育目的,提出了“核心素养”这一全新的教育理念。再一次让我们重省了“我们为什么而教”?作为后课改时代的靶心——核心素养是什么?我们所承担学科的素养又是什么?从以知识为导向的双维目标到以能力为导向的三维目标,再到以素养为导向的素养目标,作为一线教师,我们又该如何转变?其中丁老师还为我们厘清测量、测验、评价三种概念的界定,阐述了课程实施与教学评价的四要素,为我们实施课程教学评价指明了方向,构建了框架。而何老师则为我们诠释了核心素养的概念,论述了核心素养的特性,提出了“乐学、恒学、慧学”的设想,让我受益匪浅。而此刻我最想提的是杨启亮教授,一位白发苍苍的智者,他的讲演犀利但却风趣,针对当下后课改时代的三大热点问题侃侃而谈。在讲演中,教授旁征博引、引经据典 ,虽没有课件,但却引的在坐的每一位学员都已游历在他的思维海洋中。他有几句名言,例如:得了诺贝尔奖的人,他们的共同点是没有想到获奖,还没做事就想获奖,永远都不可能得诺贝尔奖;又如:现行的考试制度,老师是发货员,学生是收货员,并把货标号存放于仓库,考试就是提货单。如果考试的题目老师没教到,那是老师的货不齐;反之,是学生没有存放好。除此之外,杨教授也表达了对当下教育的担忧,他指出:评价应该是教育的服务器而不能成为指挥棒;不能为评价而进行教育、教学,要为教育、教学而评价;正是因为当前的评价才把人分成三、六、九等;现在的教育忘记了自己的使命是培养国民,而变成了考民,学业异变成考业。他的观点犀利而又尖锐,通过有理有据的引证,使每一位学员都产生了共鸣,也认识到评价是一把双刃剑,用的好能有效促进、改进教学,而用的不好则会把学生的学业变成考业,增加学生的负担。这无疑也为我们评价小组成员增添了几分压力,深感肩上的重担与责任。在这次培训中,令人惊喜的是还有一位来自温州教育评估院的王旭东老师。他为大家阐述了中小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及其改革的构想,用其渊博的理论知识建构了评价体系的框架,为我们评价体系的构建垫下了基石。

 这一次的培训收获,怎寥寥几字能够表述,对为我们授课的老师感谢之言也未能溢于言表。

五月,南京的春,收获满满,背上行囊,踏进长长的梧桐街道,满树的梧桐叶在风中摇曳,让人感觉春意盎然。偶尔看到叶片坠落,竟有些不舍。南京,处处萦绕着纷繁复杂的记忆,让人剪不断,理还乱。再见,南京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安阳实验小学   查美芳)

打印】【关闭